您当前的位置 : 新闻 >  合肥新闻 >  合肥新闻 正文

威尼斯人在线官方网站

合肥在线   2018-02-23 05:35:37   稿源: 合肥在线-江淮晨报

 

  付杰在整理遗体捐献者的档案。

  安医大,每到清明时分都会有一些志愿者到最接近“无语良师”的通道上献花。

  每年清明,付杰总会一个人去大蜀山文化陵园,走一走、坐一坐。在那里,青松翠柏之中,有一处特殊的墓碑林,没有骨灰、没有遗骸,只在高耸的“生命”纪念碑上,镌刻着密密麻麻的名字——他们是安徽省的遗体(器官)捐献者,从1960年至今,共计近500多人。作为安医大遗体(器官)接受站的“元老”,纪念碑上约一半的名字,付杰都非常熟悉,这其中包括他的师长、挚友和同事;而作为一名遗体捐献志愿者,终有一天,他的名字也将成为这石碑上的一个。“当生命落幕,他们把自己作为一份特殊的礼物,永远在这里驻足。有什么比这种胸怀更宽广?有什么比这份信任更沉重?让我们,为这些伟大的灵魂,深深地鞠躬……”

  九旬老教师成“志友”

  清明节前夕,中学老师赵勇特地从肥西赶到合肥,为老同事、年逾九旬的丁老,补办一份遗体捐献材料。

  这是赵勇(化名)第二次来安徽医科大学遗体(器官)接受站,上一次是2005年,做丁老签署器官捐献协议的见证人。“捐献遗体是丁老一直以来的心愿,在身边很多人还没听过捐献遗体时,他就已动了这个心思。”赵勇说,丁老出生于1926年,从战火纷飞的年代走过,人生屡遭苦难,却也因此看淡身后事。

  填表、签字、盖章,全部办妥之后,赵勇又仔细核对确认无误,将材料装入一个编号254的公文袋中。“丁老是合肥市第254位签署协议的遗体捐献志愿者,是我们肥西县第一人,很了不起。”赵勇的语气里满是自豪与敬佩。然而,正是这个崇高的选择,却成为赵勇配合丁老守了十几年的“秘密”,“丁老不愿公开捐献遗体的事情,他担心别人会有看法。”

  丁老的顾忌并非杞人忧天。“安徽省遗体和器官捐献工作起步较晚,发展缓慢,无论是公民意识还是工作推进方面,和全国很多地区都相差太远。”中国人体器官捐献优秀协调员、省红会事业发展部主任科员汤常荣说道。在他看来,这个“结”,“系”在公众对遗体和器官捐献工作的不了解,由此产生误解甚至是偏见,“让老百姓真正认识‘身后捐献’,接受并主动加入,我们要走的路还很长。”

  偏见让“志友”难过

  “难,真的太难了,只有经历过的人才会能懂这份难……”说这话时,付杰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,微眯双眼,看向装满两个文件柜的档案盒。这些都是遗体捐献志愿者的材料,有些是“捐献登记”,有些是“已捐登记”,一字之差,紧挨在一起的两个档案盒相隔“生与死”。沉默许久,他终于收回视线,深深叹了一口气。

  付杰是安医大遗体(器官)接受站常务副站长,同时还兼任解剖教研室的技术员老师。

  遗体捐献志愿者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“志友”,安医大遗体(器官)捐献接受站的“志友”有3000多人,实现捐献377人,占安徽省遗体捐献总量的三分之二。平时,“志友”们经常自发组织或是配合付杰,举办各种遗体捐献宣传活动,遭人排斥,谩骂甚至招来一通拳脚是常有的事情。

  最让付杰不忍心的是,“志友”因为儿女反对而备受煎熬。有一位80多岁的老爷子,6个儿女知道他要捐献遗体,一致坚决反对,要求他取消协议。老爷子硬是扛了5年没答应,最后,在儿女们“拒绝执行”的威胁中,不得不妥协。见到付杰,老人家难过得直掉眼泪,一个劲儿道歉,怨自己背信弃义。

  和付杰相交多年的一位“志友”,一直在和儿女“博弈”,弥留之际,他特地请付杰到病房,再三拜托帮他完成心愿。那天,将“志友”请回安医大的路上,付杰想起安徽医学界一位老前辈辞世之前留下的话:“宁可让学生在我身上划错千刀,也不能让学生在病人身上划错一刀。”

  “志友”中多“好人”

  377位捐献者中,付杰“经手”了约300个,“有意义”是他最常听到的话。在长长的“志友”名单中,有一个付杰始终记挂,却不愿轻易吐露的名字:吴信龙,肥西县首位遗体(器官)捐献者。

  “合肥第一支遗体捐献志愿者队伍,就是老吴提议筹建的。当年,他说,咱们得建立一支固定的‘志友’队伍,合起劲儿来宣传,为捐献者家属和其他‘志友’服务。队伍建起来了,可他却……”付杰和吴信龙因为“志友”而相识,结为挚友。这些年,他经常想起那个头不高,身材瘦削的“小老头”,想起吴信龙刚查出肺癌住院,他去医院探望,两人抱头痛哭;吴信龙辞世,他去接遗体,周边街坊自发列队送别的场景。

  其实,在安徽省的捐献者中,像吴信龙这样的“好人”还有很多。临终之际,安徽省太和县原政法委副书记苗为民,将遗体和器官作为自己的“特殊党费”捐出,用来救助病人;小伙儿刘康,23岁的“献血英雄”,意外身亡之后实现遗体捐献;道德模范程汉模是出了名的“程好汉”,临终之前,他决定最后一次发挥热心肠,将遗体捐献出来。他们和我省500多个遗体捐献者一样,辞世之后,被“请”到医学院校,做医学生的“无语良师”。

  “无语良师”的使命

  “无语良师,是医学界对遗体捐献者的尊称,他们虽然没有语言和动作,却用身躯带着学生认识人体的第一根神经,切开第一条动脉,熟悉第一个脏器。”安医大第二临床医学院学生党总支副书记丁建飞介绍。毕业多年,他还记得初见“无语良师”的感受,“只有敬畏和尊敬,面对人体,虽然是已经逝去的生命,我仍然感受到了做医生的庄严使命。”

  安医大有个不成文的规矩,每学期第一堂解剖课要对“无语良师”鞠躬、默哀,春分和冬至组织祭奠。不知道从何起,清明节,在最接近“无语良师”的通道上,总会放着几朵雏菊。虽然从没看到是谁放的菊花,不过,丁建飞想,这样的学生将来一定会是个好医生,因为,敬畏生命是医者可贵的品质。晨报记者王靓/文卓�F/摄  

  编辑: 尹茹
  • ?    2017年合肥市第二次模拟考试生物试卷...
  • ?    2017年合肥市第二次模拟考试化学试卷...
  • ?    2017年合肥市第二次模拟考试物理试卷...
  • ?    2017年合肥市第二次模拟考试地理试卷...
  • ?    2017年合肥市第二次模拟考试历史试卷...
  • ?    2017年合肥市第二次模拟考试政治试卷...
  • ?    2017年合肥市第二次模拟考试英语试卷...
  • ?    2017年合肥市第二次模拟考试理科数学...
  • ?    2017年合肥市第二次模拟考试文科数学...
  • ?    2017年合肥市第二次模拟考试语文试卷...
  • 网站简介 | 广告报价 | 在线投稿 | 联系方式 | 版权声明
    COPYRIGHT ©2013 合肥报业传媒集团版权所有 皖ICP备 06007925号 新出网证(皖)字16号
    未经合肥报业传媒集团书面特别授权,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本网举报电话:0551-64249591
    本网部分图片来自网络,如有无法取得作者本人联系方式而未开稿费的,请作者本人见图后速与本网编辑部联系,以便补 发稿费。编辑部电话:64420967
    关闭